用千亿驾培市场,来撬动万亿级汽车服务生态,他能办到吗?

2016/10/184166

「驾培市场,这是一条高速公路,我们中国2003年才首次突破超过1亿的驾驶人员,这个1亿,第一个1亿花了54年,第二个1亿花了7年时间,第三个1亿花了4年时间,我预感第四个1亿应该就今年明年的事,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

在亿欧网的「创·未来——2016中国互联网+新商业峰会·华东」上,作为车轮的创始人,吴峰对驾培这个千亿级的市场充满信心。 「滴滴专车是千亿的市场,驾培市场同时也是一个千亿级市场,千万不要小看驾校」。吴峰介绍,从2015年上半年,一年半之前就有很多家互联网驾校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包括广州不断的涌现。而据亿欧统计,2016年上半年互联网+驾校一共有9家公司融资成功,包括一家种子轮,4家天使轮,3家A轮。

「车轮是唯一一家C轮的互联网+驾校公司」。说完,吴峰的脸上难掩喜色。

今年4月12日,车轮对外宣布完成总额5.5亿人民币的B+C轮融资,估值达到24亿人民币。吴峰自己却开始了自己的反思。

「我们花了几年时间,证明了自己的获客能力」。但吴峰认为,在新形势下,单单做中介,为驾校导流,车轮在行业的格局有限。

「现在,订单已经不是我们主要的kpi。」吴峰停顿了一下,笑着说「我们希望打造的是,一个复合式驾驶行业的希尔顿。」

「很多人对互联网的期待比较大,可是仅仅去做中介,为驾校导流,你就会发现其中的很多环节不可控,在本质上并不能真正的提升服务,车轮对行业贡献就不会大。」

这样的认知,是吴峰在驾培市场4年多摸爬滚打的结果。

学技术出身的吴峰也是一名「资深创业爱好者」。他从大二就开始在校内做电子商务平台,毕业后先后创立「物换物」网站「易贝网」,之后还担任了游久网总经理,从事软件开发、企业建站、网络推广。

2012年,已经厌倦了游戏行业的吴峰,看到了移动互联网兴起的势头,同时也观察到汽车市场的巨大潜能。吴峰坦言,当时从游戏行业跨界到汽车服务行业创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兴趣,二是想在更大市场中实现价值。

「游戏是一个千亿级别市场,汽车将是一个万亿级别市场」。但吴峰自己却选择了驾培市场这个千亿级的口子,作为他进入汽车服务行业的跳板。「今年公安部交管局有一个统计,去年全国新增驾驶人员接近3500万,2016年上半年超过了1500万。」

然而,国内驾培市场的氛围并不乐观。

在传统驾培市场中,问题颇多:

学员由于对驾校和教练的未知,通常只能被动地接受驾校和教练的安排;

很多驾校一味求快,教授的内容以应付考试为主,忽视了对学员的系统训练;教练和驾校也相互牵制,被捆绑于学校;

驾校在招生和管理层面存在漏洞,乱收费、驾校跑路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行业中的恶性竞争异常激烈,从业人员的素质也有待提高。

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驾校各个方面都已经与消费升级的大背景相悖,缺乏基础的运营知识。

驾培市场不仅仅缺乏互联网与信息化改造,更重要的是在服务上要有质的提升。

「我个人喜欢挑战权威、喜欢做创新者、颠覆者」,吴峰说,他创办车轮,就是想把汽车和需求联系在一起,决心服务车轮上的人、服务学车、用车、爱车之人。

事实证明,乱象丛生的驾培市场,的确是一个创业的热土,也给了吴峰机会。2012年车轮成立后,先后推出包括:车轮查违章、车轮考驾照、车轮社区在内的12款App。吴峰几乎在汽车服务市场中可能的出现机会的垂直领域,都做了布局。

「虽然现在App红利已经过去了,但是在当时做垂直领域的app还是很火的。不到两年的时间,车轮查违章用户数已过7600万。」

吴峰坦言,当时他这样做主要有两方面想法:

首先他明确哪些垂直领域的App会具有巨大爆发的潜力,哪些不应该投入过多的资金、人力;

其次,他想通过这12款App,为车轮的未来构建一个汽车服务生态圈。

吴峰一路试错走到了C轮,却发现再做中介、为驾校导流这样的生意,自己想要打造的「车轮王国」很难成立。

「很多学员对互联网的期待比较大,但实际上,作为互联网平台,我们并不能从本质上解决问题,只能作为第三方监督。」

说起行业里的驾校侵权事件,吴峰坦言,一些与他们合作的驾校并没有在去提升自己的服务,而作为第三方平台,当用户维权需要车轮的帮助时,他们其实很被动。

公安部交管局的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11月底,我国驾驶人达3.2亿,数量位居世界第一。预计2020年驾驶人数将达4.7亿,同时汽车驾驶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2365亿元。

而车轮的这几年的成绩也算不俗,「我们的用户覆盖到前车和后车,覆盖学者人群2亿,2015年营收突破1亿」。吴峰并没有觉得很兴奋,他所忧虑的是,在当前的市场中,并没有哪个主体能够提供一套标准化、优质的服务培训体系。

「我们决定,要想真正的改造这个行业,就必须抛开那些服务水平差的驾校」。思考了很久,吴峰认为,既然现在的模式下驾校服务的体系不可控,莫不如自己再造一套符合这个时代需求的驾校服务培训体系。

「今年4月1号,公安部有一个价格新规出来,包括自主报考、在16个城市试点的自学直考,以及以后可在科二、科三同时预约,连续考试,等等细则」。在吴峰看来,新规范的出台,正是车轮发展的新机遇。

「去年驾校和教练还没有紧迫感,今年他们发现生意难做了」。吴峰说,车轮从最初的流量平台属性的工具,到做社区来提高用户粘性,然后依靠服务去渗透用户,经历了流量平台——社区——服务平台三个阶段,都是在线上做文章。

但4年的浸淫让吴峰看清了一点,要想提供优质的驾培服务,不做重,不到线下去,是万万不能的。

「报驾校本来就是一个低频的事情,加上周期较长,极不标准,受地域、地方法规限制也多,服务与体验都很差」,吴峰透露,虽然在今年年初,他们已经往报名环节、在线支付、电商方向走,后来发现对行业的改造还是不够深,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他决定一方面在线下布局自己的车轮体验店,另一方面成立车轮学院,自己培养更专业的教练、教学主管以及驾校校长,打造标准化的运营、服务体系,向加盟、托管、合作的驾校输送具有专业水准的从业人员。

「其实就三个关键词,第一个是一站式服务,第二个是可复制,第三关键词是多元化平台」。吴峰介绍:

一站式服务是指通过手机一站式包括报名、约车、练车、约考,一站式提供服务。

可复制,是车轮最重的一块。车轮学院向车轮输送教练、校长,还包括教学主任,同时输送了一套标准化的管理系统,包括教练管理、学员管理、收入管理。

而多元化平台是指,未来车轮是多元化的,一部分通过品牌输送标准,另一部分只是导生源,不用车轮品牌。

于是一个围绕着驾培行业的小生态就规划成了,但吴峰想要的还不止这些。

车轮早期从工具起家,在积累起一定用户数据之后转做服务,如今又在行业中率先增重,亲自杀到了线下,意图不仅仅是想在驾培市场翻云覆雨。

「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的市面还是很乱的,百家争鸣,因为都还看不懂,都还在摸索,58也在做58学车,也有好好学车,有人做导流的,有的做教练的,有的尝试建立标准的。」

目前来看,驾培市场集中度低、地域性强,并且信息化水平很低。作为一个传统行业,驾培市场始终是在一个无序竞争的状态,不但没有成长出行业巨头,反而在无序中滋生出了很多的腐败。

这几年,互联网信息化工具在教练、学员、场地等资源配置中,开始发挥作用。未来,培训和报考的分离,将会逐渐解除驾校和地方政府的利益纠葛。自学直考等有关部门一系列政策的出台,给了互联网公司切入的机会。

但当前的形势下,互联网+驾培市场还处于百家争鸣的时代,单纯在驾培市场做文章,很难从小而美的格局中破冰。

「我们可以简单的用希尔顿做一个比喻,我们可以看到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希尔顿是直营,自建模式,类似于现在的很多大的驾校,包括北京的东方时尚,在各地也是自建和直营模式,20世纪60年代做管理合同模式,然后到了90年代开始主做特许经营,2004年特许经营占总体的70%的份额。」

吴峰认为,车轮的优势一方面是他们的模式是复合的,另一方面在于他们始终就把目光放在了汽车服务行业。「我希望车轮能够从学车开始一直陪伴每一位车主,到他们买车、做保养、查违章、买保险等等」。

在吴峰看来,「之前是得屌丝者得天下,现在就不同了,需要对用户群细分,要考虑到消费升级了,车轮掌握了相对高端的一批年轻人」。他们在之前的四年中,虽然一直在驾培市场里搏杀,但却并没有把自己局限在其中,因为他们现在服务的目标人群的需求已经升级了。

吴峰透露,车轮的「大社区」日活90多万。依靠车轮查违章与社区,吴峰让车轮在车后市场与新车市场都有了立足点,也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我的目标,一直都是打造两个第一,车主生活第一平台与车主第一学车平台」,而考驾照与查违章是吴峰公司战略的承载体,他能办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