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培行业洗牌期,谁最终能笑到最后?

2016/12/94666

 近年来,我国社会持续发展,汽车消费潜力不断释放,汽车销量越来越多,学车需求日趋旺盛,驾校数量屡攀新高,因驾培而引发的社会矛盾愈发深刻,随着驾培改革逐步深入,一乘东方相继上市,引起资本市场关注,互联网+强势跨界进入,驾培行业竞争愈来愈烈,驾培政策研讨会、恶性价格战、驾校抱团取暖、区域纵横捭阖、兼并重组等此起彼伏,驾培市场从魅力蓝海转变成深红血海,从曾经的十大暴利行业变成鸡肋产业,驾培行业重新洗牌、市场份额再次划分等在所难免,驾培还能不能做,谁能抓住机会、顺应市场、挺过转型期的阵痛,坚持笑到最后?

1、学车消费市场供需两旺,驾培行业前景广阔

据公安部交管局统计,截至2016年10月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8亿辆(汽车1.9亿);机动车驾驶人达3.5亿人,汽车驾驶人超过3亿人,达历史新高。其中 2016年第三季度新领证896万人,前三个季度新领证机动车驾驶人2831万人,已经刷新了历年全年度最高的培训人数,预计全年将达到3000万的年出证量,铁定突破历年数额,创造新的记录。这些数据与驾培业内一直呼喊:学车人群急剧减少,市场供给惨淡,人口红利消失,驾培穷途末路,形成鲜明的对比,说明驾驶培训市场并没有走到尽头,相反是前景广阔中国实际上已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驾驶培训市场。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协会驾驶员工作委员会《驾驶培训 O2O 行业发展报告》以下简称中道协驾工委)

另外,国家正在大力推进城市化。2015年我国的城市化水平56.1%,依照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到2020年,我们国家的城市化率大概要达到60%(国发〔2016〕8号印发《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这就意味着在未来的10年内,还将有2亿左右的农民从农村迁移到城市,而影响车辆增多或学车人数增多的因素主要看城市人口。这正是驾驶证持证人口比例上升的内在动因所在。根据中金公司的统计,美国的驾驶证持证人口比例占到全民的69%,基本上就是适龄人口人手一证。而这一数字在我们国家目前只占到26%左右,这其中还包括摩托车、农用车、拖拉机驾驶证等,驾驶员培训行业在中国有着巨大的社会需求和广阔的成长空间。

2、驾培政策便民利民惠民,供给侧改革迸发活力

2016作为新一轮驾培驾考改革初始年,安全、便民、开放、公正是核心,创新培训方式实行驾驶人分类教育、先培后付、计时培训、自学直考;实施自主报考、自助约考、放宽学车条件;开放驾培市场,减少审批环节,强化培训责任,建立诚信体系;利用社会化考场,提高考试供给能力,优化考点布局,规范驾考流程,保障考试公平等各项“便民、利民、惠民”政策相继出台并稳步推进,开启了 “市场化、便民化、信息化”培训时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划分为驾培史第五阶段。这些改革对传统驾校来说是危机,但对互联网驾校来说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来源:中道协驾工委《驾校 O2O 行业发展报告》)

改革的目的是优化、提升、发展、进步,不是砸烂颠覆驾培行业,国家提出的“供给侧”改革,以共享思维建商业模式,以创新发展促消费升级,以消费升级促进产业升级,这从政策层面打通了资本+互联网进入驾培市场的通道,车辆考驾照的互联网驾校以近7亿融资金额独占鳌头,说明驾培市场得到资本方的认可和青睐,驾校 O2O 作为驾培行业的新思维、新元素、新载体,增长优势明显,大市场、大服务、大平台、大品牌、大数据的全国一盘棋的驾培思维得以展现,创树品牌、直营导流、联合经营、品牌加盟、上市扩张等驾培行业第三种上市形态大概率事件以互联网驾校的形式出现。

3、驾培市场产能过剩,竞争惨烈整合不可避免

驾培行业相对封闭发展十多年后,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人们安全意识提升、驾考规范管理政策的出台,从2016年起似乎所有的不利因素都出现了,究其原因是由于以前行情高涨时的无序发展(挂靠)、市场准入限制等,让这个行业资源不合理配置畸形发展,当政策红利释放时压抑多年的办校需求喷薄而发出现供大于求的剧烈反转,据统计,2006 年到 2016 年 10 月份,全国驾校数量见图;其中,2012 年到 2015 年是高速增长期。由驾校快速持续增长,大多数前些年蜂拥而入投入巨资打造产能的从业者们犹如挨了当头一棒,久久缓不过气来。

(来源:中道协驾工委《驾校 O2O 行业发展报告》)

从全国情况来看,2006 年到 2015 年教练员人均学生数和教练车车均学生数分别下降了 54% 和 42%(数据来源:中道协驾工委《驾校 O2O 行业发展报告》)。驾培市场供给方简单逐利,盲目投资开设驾校,使得供大于求势头愈发显现,整体盈利能力降低,过去靠抢夺资源、贩卖资源的等客上门模式彻底失去了存在的空间,部分驾校为了维系场地租金和员工工资以及日常开支,不惜以“保本”姿态招收学员,亏本赚吆喝靠流水保生存,更有些驾校无底线的恶意降价经营、垂死挣扎,出现“饿死同行,拖死自己,累死教练,坑死学员、弄死行业”的全盘皆输的现象,加重了一些驾校尤其新进驾校的倒闭风险。驾校过剩、教练车过剩、教练员过剩、考场过剩,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恶意价格战、分校老板“跑路”、驾校破产重组、拖欠工资、坑骗学员等消息层出不穷。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现象预示驾培行业亟待进行一次深度的资源整合和优化重组,而互联网作为社会变革的工具,为驾培行业的变革提供一大契机,因为凡是基于信息不对称的行业,都将被互联网打击,凡是基于信息不对称的环节,都将被互联网颠覆,凡是基于信息不对称的既得利益,都将被互联网清剿。

(来源:中道协驾工委《驾校 O2O 行业发展报告》)

(来源:中道协驾工委《驾校 O2O 行业发展报告》)

4、驾校+互联网助推驾培行业产业升级是大势所趋

2015年,“互联网+”只是悄然进入驾培行业, 2015年12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制度改革的意见》公布,指出学员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学车不必非得去驾校,为互联网学车平台的大爆发推波助澜,互联网学车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出现井喷式增长,除了成立于 2012 年的车轮互联获得C+轮融资近7亿元,2015年 58 到家、好好学车、趣学车等驾校 O2O 相继成立,2016 年又有多家驾校 O2O 相继获得融资,打着创新、助推、整合或颠覆传统驾培旗号雄心勃勃的进入驾培市场,据调查全国已不下500家互联网驾校平台,如此规模的平台呈现,是互联网经济的大势所趋。有投入就有产出,数据显示,截止2016 年 10 月,新增机动车驾驶人2800 余万中通过主流驾培O2O 进行驾考的,保守估算58 万,占比接近 2%,表明驾校 O2O 市场初具规模,增长空间巨大,而困境中的传统驾校则面临着互联网O2O的巨大冲击。

马云说:互联网是一种技术、是一种思想、是一种未来,是用想象力、创新、变革去迎接未来经济。其真正冲击各行各业、冲击就业、冲击传统行业的是昨天的思想、是对未来的无知、对未来的不拥抱。传统驾校学车价格贵,拿证时间长,培训效率低,教练服务差,信息不对称,课程安排不合理,学车班别不科学,学车体验差,转型升级迟钝等痛点给了互联网驾培O2O跨界进入的契机,传统驾培行业要认清自身的不足,不应排斥互联网,也拒绝不了互联网。因为随着消费者需求的不断变化,简单的提升员工素质,改善教学方法,无法满足学车人群个性化、便捷化的消费需求。

“互联网+”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互联网不是破坏传统驾培行业,而是从用户需求角度出发,整合优化各方资源,通过线上线下适时互动,快速整合出具有行业代表性的标准化服务体系,切中了消费者的痛点,例如车轮考驾照采用的直营模式,就是与驾校深度合作,建立科学体系,对驾校从业者特别是教练进行规范培训,设置专职学车顾问全程保姆式服务,通过学员的反馈及时评价、优化学员学车体验,为学员提供标准化、个性化、差异化教学培训,这与传统驾培宣传提升服务质量,改善基础硬件设施,恶意进行价格战,象征性的改善服务等有根本之别。

诚然,驾培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涉及到交通、公安、学员、教练、驾校等方面,有时难以简单的把互联网概念直接套用,大规模融资成功的事实,并不代表互联网学车模式的成熟。互联网驾培O2O不要夸大自身虚拟的生态,新生事物的接受度是要有周期的,用户习惯培养也需要周期,几十年的驾培行业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颠覆的,解决传统驾培痛点、满足用户需求、解决行业弊端、不是单纯凭人为可以制造出来的,要懂得方法和实践,合理运用互联网工具,单纯的平台解决不了问题。要以实际落地线下用户体验为标准,在不断试错中创新商业盈利模式。要从用户角度出发,建立顶层设计,健全管理模式,提升服务能力,优化资源配置,追赶下一轮窗口期。其次,经济大气候、政策性变化、后续持续融资能力、自我盈利能力等系统性风险时刻存在。第三,资本寒冬来临,萌萌学车宣布破产,多家平台销声匿迹,生存倒逼,资本驱动,互联网驾校间、互联网与传统驾校间整合的曙光出现。

 2016年,驾培行业风雨飘摇、狼烟四起、暗流涌动,产业升级是大势所趋,依靠政府政策法规的引导、区域驾校象征性联营、传统驾校抱团取暖、大型驾校“跑马圈地”很难做到,只有在互联网共享思维模式下,借资本、品牌、服务、管理等强势介入或许有可能重组合资源,包容共存各方利益,创造商业模式,实现多方共赢。2016年也是驾培O2O历史元年,驾校+互联网是社会进步的产物,是时代的需求,当今世界,合作是大势所趋,无论传统驾校、互联网驾校还是新兴力量要想不出局继续玩,就必须顺势而为,培育品牌形象、组建营销团队、构建客服体系、提升培训质量、提供增值服务、延伸产业链,转型升级为市场化、信息化、互联化的现代企业,以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抢占先机,以客户的愉悦体验赢得市场,拥抱一切变化,创造驾培行业的辉煌。